分类 已备案域名注册 下的文章

原标题:让8岁学生“认罪”,事情大在哪

睡前聊一会,梦中有世界。大家好,我是党报评论君。

上学时,同学之间起冲突,最怕的是三个字:“你等着”。话虽短,却在人心里埋下了一根“恐惧的稻草”。“等着”是什么意思?要等到什么时候?会发生什么情况?的确,有些事情如果不说清楚,而是抛出一个极为简单的“判词”,就让人没底了。

这几天,“有多大事”四个字,同样让人心里没底。事情是这样的:贵阳某学校一个8岁的孩子,被认为偷了笔,班主任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录制了“认罪”视频。家长难以认同,找老师和学校协商,引来当地媒体关注。当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当地教育局工作人员时,他们回应道,“就算没拿东西,就算老师冤枉他了,又有多大事啊?”此话一出,语惊四座。

每句惊人之语都是在击打人心。就像此事,虽然在一些事实细节上尚未清晰,如孩子是偷笔还是拿起来看一看、老师是强行认定过错还是有理有据、学校的回应处理是否偏颇,等等。但有一点再清晰不过了,那就是包括老师在内的相关教育工作者对待孩子和教育一事上,方式简单、态度敷衍。可以说,击中很多家长心中最柔软之处的,不只是这句“雷语”,而且是教育过程中的“简单思维”。 

教育旨在让人成为“更好的人”。这首先要求教育工作者是“足够好的人”,学为人师、行为世范,才能真正成为“灵魂的工程师”。今天,当人们越来越重视高质量教育、越来越为教育竞争而焦虑时,一些看似不严重、不经意的表达方式、处理手段,都可能让孩子留下阴影、让家长耿耿于怀。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应对教育难题,老师、学校和教育主管部门就要畏首畏尾、缩手缩脚,而是不该简化复杂问题、忽视简单问题。必须看到,教育有两个维度,一个是“复杂度”,一个是“深度”,单凭一架梯子就想攀登教育高峰,恐怕一不小心就会跌落、摔伤。

办教育就是谋未来,但不是简单勾勒,而是系统描绘。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从幼儿园虐童到补习班“乱象”,从“择校热”到“学区房”,从不能输在“起跑线”到全家上阵“跑步前进”,教育焦虑每每都能成为社会的痛点和焦点。正是因为敏感脆弱又备受关注,教育才牵动着孩子、家长和教育工作者的心,也才必须要求各方都能在畅通配合与友善沟通中实现教育效果最优化。这件事也警醒我们,是时候摒弃“简单思维”了,更是时候让教育进一步科学化、规范化、法治化了。就像有专家提出的“六顶思考帽”,白色代表中立客观、绿色意寓生机勃勃、黄色象征乐观肯定、黑色指向怀疑批评、红色表达直觉感受、蓝色负责控制调节。教育作为系统性工程,在此过程中如何给自己戴好“思考帽”,同样值得深思。 

有人说:“要发现你是否错了,最快捷的方式就是把你所相信的讲出来。”我们相信,中国的教育会在伴随阵痛中不断成熟;我们相信,譬如“有多大事”的简单思维会没有市场;我们相信,包括教育在内的各个领域,都能在各方齐心努力中得到发展;我们相信,一个拔节生长的中国会给人们带来美好生活……但请勿忘,对于中国教育、对于中国发展,你、我、我们不是“客人”而是“主人”,都需要为之奋斗。

这正是:人生路上走,教育是为先。上好每一课,简约不简单。

原标题:广州天河3名工作人员掉入污泥消化池 致2死1伤

新京报快讯(记者潘佳锟 唐瑶)今日(10日)晚间,新京报记者从广州市天河区安全生产监管局处获悉,当天下午,市水投集团在棠下涌的一体化污水处理设施发生了事故,3名工作人员维护污水处理设备时掉入污泥消化池,造成2死1伤。事件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19时45分许,新京报记者从广州市119接警工作人员及天河区棠下派出所证实,当天下午2点多,有人掉入天河区棠安路附近一处排污道泵井中,目前救援工作已经结束。

广州市天河区安全生产监管局通报称, 3名工作人员坠池后,市安监局及天河区相关部门迅速到场开展救援工作。经核实,该设施由市水投集团委托广东鑫都环保实业有限公司进行实施和运营。3名工作人员已救出,并送往医院抢救,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另1人生命体征基本平稳。目前,事件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将根据调查结果依法严肃处理。

原标题:探访“:职务犯罪不能进

红星新闻4月9日报道,近日,一则视频被网友疯狂转载:为了进入上海提篮桥监狱新岸艺术团,小偷不惜花10年时间偷盗并引导警察抓捕,他说“在人民广场卖唱都是匆匆过客,监狱可以提供舞台,到了监狱以后画上一个圆满句号”。

随着这段视频的走红,提篮桥监狱“新岸艺术团”火了。

在网友戏谑小偷“有梦想”的同时,上海监狱微信公号发文强调“监狱组建艺术团的目的不是培养明星、艺术家”,“认罪悔过是前提,改造思想是核心”。

提篮桥监狱三监区监区长丁俊告诉红星新闻:“新岸艺术团永远坚持改造第一的原则,艺术团是艺术矫治的一种形式,不可能让犯人有光环。”

新岸艺术团不是所有的犯人都能够进入,其有严格的审核机制,而认罪悔过永远排在第一位,只有评级达到标准,犯人才准许进入艺术团。

艺术团成员在练习。提篮桥监狱供图艺术团成员在练习。提篮桥监狱供图

丁俊告诉红星新闻,提篮桥监狱还有木雕、绘画、报刊、设计等工作室,“新岸艺术团只是提篮桥监狱艺术矫治的一部分。”

艺术团为改造而设,进入需层层严格审查

每天早上7点30开始,在提篮桥监狱三监区顶楼,新岸艺术团准时开始排练。顶楼空间不大,通常有21人站成两排,对着两个钢琴手。洪富友站在中间指挥。

洪富友两只手抬起,钢琴声起,合唱跟着起。他激情满满,眼神不停转动,双手不停上下摆动,以指挥和声、两架钢琴的停止和进入。到了高潮阶段,他攥住拳头,歌声立即高昂起来。等他的手再次放下,一曲终了。对面监区铁窗前一直有服刑人员观看。

这支合唱队伍的成员均来自提篮桥监狱服刑人员,包括指挥和钢琴手。干警如果听到合适的歌,就带给他们,如果他们有感触就改编一下,歌词也自己换掉。最近,他们正在排练《我们不一样》,歌词被改得更加符合他们自身遭遇:“我们不一样,每个人都经历过的低迷,我们在这里,筑生命新堤。”

艺术团成员在练习。提篮桥监狱供图艺术团成员在练习。提篮桥监狱供图

新岸艺术团始建于1985年,脱胎于提篮桥监狱内定期举办的文艺活动。新岸艺术团都是由提篮桥服刑人员组成,从建立之初,艺术团的核心就是用艺术矫治的手段来改造服刑人员。目前,艺术团有40名成员。

艺术团为改造而设,进入也需要层层严格审查。“如果是职务犯罪,即有级别的领导、干部,无法进入艺术团。如果罪犯被媒体曝光,给社会造成恶劣影响,同样无法进入。”提篮桥监狱三监区监区长丁俊告诉红星新闻。在新收犯人分流到各个监狱时,干警有意挑选有艺术方面特长的人进入艺术团。随着时间推移,提篮桥监狱会对犯人进行评级来认定犯人的行为规范、认罪悔罪态度,改造评估合格,但没有基础,同样可以进入艺术团。

一段时间之后,再次进行考核,人员进进出出,直到稳定。

艺术团成员在练习。提篮桥监狱供图艺术团成员在练习。提篮桥监狱供图

提篮桥三监区副监区长黄骏说,艺术团的表演形式多样,主要有合唱、相声、小品、乐器演奏等,女子监狱分出去之前,还有舞蹈。目前,最受欢迎的形式就是大小合唱,一般有24人左右表演,“表演的时候更有感染力,情绪释放效果更好。”黄骏告诉红星新闻。

对于网络上关于监狱艺术团可以“圆梦”和“舞台表演带光环”的问题,丁俊坚决否认这一点:“艺术团的设立是为了让犯人更好改造,达到‘刑期变学期’的目的,让他们更自觉,心态更平和,降低甚至根除违法犯罪可能性。明星光环是绝不存在的。”

“艺术团让我有时间静下来思考”,有犯人写剧本想出狱拍成电影

洪富友今年62岁,2002年来到提篮桥监狱,便进入新岸艺术团,他将在两年后刑满出狱。

洪富友之前在江苏歌舞剧院工作,后来下海经商。后因非法集资7个多亿被判死缓,来到提篮桥监狱。在一次纳凉演出中,他唱了《北国之春》和《驼铃》,被监区领导注意,调入现在的监区,进入新岸艺术团。“我之前听说新岸艺术团,只是向往,能够进入对我来说是‘非常事件’。”洪富友说。

监狱演出。 提篮桥监狱供图监狱演出。 提篮桥监狱供图

将近20年,洪富友5点半起床,洗漱、打扫、如厕,7点吃饭,7点半开始集训,直到10点半。下午1点半到3点半集训,结束后接受教育、改造,晚上看新闻,然后夜间8点半休息。

现在除了干警,很少有社会上的老师教他们声乐,洪富友有基础,他便教给成员一些专业知识。艺术团还有一个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的学生,他和洪富友合作改编甚至原创了很多歌曲,他在艺术团弹钢琴,认为“在改造中从事自己喜欢的东西,很高兴,改造也更有积极性和动力”。

洪富友说,艺术团里的成员一般刑期较长,7年以上,“我们在这里24小时呆在一起,能够集中时间学习一种乐器或者技术,并且学会。”他的儿子看过他的汇报演出,演完他往台下看,儿子对他伸大拇指。

监狱演出。 提篮桥监狱供图监狱演出。 提篮桥监狱供图

洪富友在提篮桥监狱算是“老人”,但他说“20年来在监狱里撑下去有两点很重要:每天把自己当新犯人,每天都适应环境,保持警惕和惶恐;多看别人优点。”

“大墙内大家都一样,在同样的框架下,你跑不出去,大家的目标和梦想也很一致,就是回归社会。你能有什么光环?这光环的说法没有意义。”洪富友说。

还有两年他就出狱,他在把自己的经历写成剧本。“艺术团生活让我有时间静下来去思考。刚进来时我会不服气,后来想想那是不懂法。现在我想把这些故事写下来,给别人警示。”洪富友告诉红星新闻。

“艺术矫治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监狱还有别的改造工作室

丁俊告诉红星新闻,在对犯人的艺术矫治中,主要是为了让其心态平和,转移他们的注意力,最后达到改造犯人的目的。

“艺术矫治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将思想表达融入到艺术中再传达给犯人。比如内部汇演时,合唱很能感染坐在下面的观众。暴力犯罪容易走极端,但是艺术能够改造心态,比如我们还有木雕工作室。”丁俊说。

上海市提篮桥监狱。 图片来源于红星新闻上海市提篮桥监狱。 图片来源于红星新闻

丁俊告诉红星新闻,在监区,有明确的监规纪律,明确他们什么不能做,骂人、打架、违禁物品完全被禁。“艺术矫治就是让他们进行兴趣转移,将注意力从我们禁止的事情上转移到艺术上。这是一种内心调试。说得更广一些,犯人在这里很容易想家,担心家人不能原谅他们或者妻子离去,艺术也是为了能够让他们平静下来。”丁俊说。

除了新岸艺术团,提篮桥监狱还有别的工作室,红星新闻在参观时,有服刑人员在用一只细细的毛笔画青蛙,有人在阅读内部报刊。他们的木雕工作室叫“雕刻时光”。

服刑期间,洪富友写了很多歌,其中有一首来自服刑人员的诗,读了之后他不停流泪,其中有两句:夜里我就随着/丹桂摇摇摆/见到月亮我就会哭出眼泪来。(文中洪富友为化名)

       来源:红星新闻

34岁的广西柳州市民严锋,去年10月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白血病,半年来已经做四个疗程的化疗,虽然病情得到了控制,但要彻底治愈,只有做造血干细胞移植。可严锋的弟弟、父亲都没能配型成功,唯独他的儿子严天力的骨髓可以匹配。这个消息,让家人喜忧参半,因为小天力今年只有8岁,然而,小天力却说:“为了救爸爸我什么都不怕”!

在柳州市工人医院住院部血液内科病房,小天力正在和爸爸下着飞行棋。现在,小天力在捐献造血干细胞前得通过吃中药,扎针灸来增加体重,加强体质。现在每天扎几百根针,喝苦涩的中药,8岁的他,没有喊苦。

医生说,为了能够采集足够的造血干细胞,小天力需要全身麻醉连续采集两天,对一个孩子来说,整个过程会很痛苦,但是小天力说,他不怕。

主治医生表示,孩子为父亲捐献骨髓有一定条件,但是目前来看,父子俩配型的情况还算乐观。

严锋说,其实一开始听说要用孩子的骨髓,他很反对,甚至想过等过两年孩子长大一些,再来捐骨髓,可他的病情不允许再等两年。

严锋:“那天看着孩子过来抽血,心一下子就痛起来了,真的!那时候心里就想着我是不是应该放弃。医生说,我这个类型的白血病是淋巴白血病,是很容易复发的。中间任何医生不敢保证会不会复发,一复发的话,你白血病细胞压不住的话,那基本上就是相当于前功尽弃了。”严锋生病前,是家里的顶梁柱,他的爱人林雨一直没有稳定的工作,为了给严锋治病,家里逐渐入不敷出,后续昂贵的医疗费让全家人一筹莫展。后来在同事提议下,他们在轻松筹上发起了筹款,很多朋友和同事看到后,纷纷捐款、转发,短短的2天时间里,他们筹到了37万元。

严锋:“我就感觉特别感动那时候,一个晚上就是这个眼泪,就没停过着,大家真的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严锋的妻子林雨:“他一定能够快快恢复起来的,而且有大家那么多人默默关心支持着他,我觉得他会好的。”

初步确定这个月的8日,严峰将进入无菌仓进行移植手术的术前准备,而小天力会在16日进行造血干细胞采集。祝愿父子俩手术顺利,严锋能早日康复。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