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已备案域名注册 下的文章

原标题:河南被疑无法手术 已回家保守治疗

封面新闻记者 刁明康

4月12日,封面新闻记者从河南周口市太康县妇联获悉,在妇联的建议下,该县张集镇温良村王某、杨某两夫妇已将患眼部肿瘤的3岁女儿雅雅(化名)送到了河南省肿瘤医院、河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检查,但由于病情严重,医院无法手术,建议保守治疗,孩子又被带回镇上的卫生院治疗。

目前,警方正在调查两夫妇是否涉嫌利用女儿诈捐,调查结果暂未公布。

太康县妇联工作人员告诉封面新闻记者,11日,在妇联、民政局、警方的多方劝说下,王某、杨某两夫妇将女儿雅雅从张集镇卫生院送到县医院治疗,但被告知病情严重,需向大医院转院。随后,两人带着孩子来到河南省肿瘤医院,但该院也表态病情严重,需继续转院。两人又将孩子送到河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但医生检查过后表示,孩子的病情已不适合化疗,更不适合手术,建议保守治疗。

最终,4月12日当天,两人又将孩子带回了太康县,并住进张集镇卫生院。

去年夏天,太康县3岁女童雅雅患上眼部肿瘤,病情严重。其父母王某、杨某通过网络平台向社会募捐善款,希望能尽快救治女儿。

然而,今年3月,两夫妇被爱心人士发现将善款私自提现后用作它途,并未救治女童。爱心人士上门督促,两人才带着女童上北京求医,但刚检查完又带着女童“失踪”。

4月9日,爱心人士再次赶到太康县,要求两夫妇带孩子到县医院检查。不料,刚住进ICU不久,孩子母亲和爷爷便告知爱心人士“孩子已死”,并让爱心人士花600元租了一辆“运送遗体的车”。

4月11日,太康县公安局和太康县妇联向封面新闻记者确认,孩子尚健在。

责任编辑:张玉

原标题:某传统文化基地用棍棒管教学生 创办人称不用资格证

未来网(www.k618.cn中央新闻网站)北京4月11日电(记者 何欣 梁希理)近日,有知乎网友发布文章《别让传统文化毁了你的孩子》爆料,一家面向“问题孩子”的“善和传统文化基地”(以下简称“基地”)不仅用棍棒体罚学生,还借着传统文化教育名号让学生学习反科学内容。

王健诚向记者发来的“基地”图片王健诚向记者发来的“基地”图片

体罚学生“有学问” 打人者主动告知学生家长

未来网记者联系到了这位爆料学生杨伟(化名)。

据杨伟透露,“基地”负责人王健诚会使用戒尺体罚学生。杨伟至今仍对王健诚打人时的狠态心有余悸。杨伟描述王健诚打人时的样子“板子太(抬)高能有一米多落下去(打)。”

未来网记者尝试与其他曾就读于“基地”的学生联系,大多数人以害怕王健诚报复为由拒绝采访,有学生表示“害怕王健诚会打他们”。

记者假扮成应聘者与王健诚取得了联系。记者先是了解了“基地”内的相关情况,王健诚称,来就读的都是些“问题学生”当问及对于不听话的学生该如何管教时,他表示可以使用戒尺打学生。

“(我)曾经把一个学生打得站不起来,全身都是淤青。”王健诚直言道。“有的小孩我还当着父母的面打。”他甚至主动告诉家长,向记者声称体罚“经过家长同意”。

刚到“基地”就读的孩子在最初一个星期都会尝到王健诚的厉害。他负责他们第一周的学习,对学生“犯的原则性和常识性的问题进行不同程度的处罚。”

“原则性和常识性的问题”是哪些?王健诚认为,没有提前讲明道理导致孩子犯错的,孩子不该挨打。告知后还犯错就该挨打。“比如偷东西和打架,只要发现了就直接打。”

“对于身体素质差的学生,你也不能打,因为一耳光打下去小孩子会休克。”王健诚表示体罚学生的学问很大,“不能打孩子的头,可以打孩子的手心和腿等部位。”

学习内容被指“反科学”

“基地”里的教学由王健诚负责,主要是学习《弟子规》以及观看《天堂的午餐》和《水知道答案》等视频,并不涉及文化课的教学,“通过这些来教育学生如何成为一个好人。”

记者发现,所谓的《水知道答案》里宣扬“水能够根据外界的信息,辨别美丑善恶”的核心理论。当中称,“听了莫扎特《第40号交响曲》的水结晶则展现出一种华丽的美;而听到‘混蛋’等不好的词汇的水,只能结成难看的、不规则的结晶。有教授指出,这本书涉及反科学。

杨伟和其他学生曾经被要求学习“净空法师”等人的相关视频。

记者观看了杨伟曾经观看学习的由净空主讲的《山西小院》,视频内容声称,四十多位癌症患者在生命只剩几个月时,通过信佛、念佛的方式,身体恢复了健康。

但杨伟说,“净空法师”的视频只观看学习了一段时间就被停掉,“不知什么理由”。

记者在网上搜索到,在一些地方“净空”“净宗学会”等曾受到地方政府抵制。

2011年10月10日,江西省九江市德安县统战部曾发布《关于印发〈德安县抵御净空及其“净宗学会”渗透活动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的通知。当中就提到,坚决制止和打击净空及其“净宗学会”的渗透活动,维护社会的稳定和宗教和谐。

2011年8月江西九江市德安县宝塔乡政府的通知截图2011年8月江西九江市德安县宝塔乡政府的通知截图

杨伟称,一位学生家长因为这样的教学内容而直接为孩子办理退学。而家长也是在孩子“入学”后才知道教学内容的。

一次收齐当年学费3万 教育局:并无办学资质

“基地”微信公众号的简介中写到,善和传统文化基地位于陕西省渭南市合阳县新池镇北顺村,由陕西省长安圣贤书院、陕西省孝老爱亲公益教育基金及社会爱心人士于2016年联合创办。

它还号称是“民办非营利性的教育机构”。但在“基地”微信公号的招生广告上,就明确写道,学费标准是3万元/年(限一年缴)。


微信公众号的《善和全日制学习班开始招生啦》文章中显示,教育费用中收费标准是3万元/年(限一年缴)

教师资质方面,王健诚明确告诉记者,在“基地”上课的老师没有教师资格证,他自己本人初中都没有毕业。“我这是教学生如何做人,教这个是不需要教师资格证的。”

记者在“孝老爱亲公益教育基金”的百度词条上查找到这样的信息:“孝老爱亲公益教育基金”为陕西省国际文化交流基金会与另一家公司联合成立。前者原名“中国国际文化交流基金会”,是陕西一家事业单位,在2004年才改为社团法人,并更名为现在的名字“陕西省国际文化交流基金会”。

记者在网上并未找到“孝老爱亲公益教育基金”的联系方式。记者昨日致电陕西省国际文化交流基金会询问“善和传统文化基地”相关信息,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基金会目前已经更名为陕西民事文化艺术中心,“没有创办过任何传统文化基地”。

未来网记者向陕西渭南市合阳县教育局反应相关情况,得到了“已对‘善和传统文化基地’进行初步调查,查明其没有相关的办学资质,属于不正规的办学”的回应。

“如果调查属于非法办学,政府会坚决取缔。关于存在乱收费的现象,我们会让他退费。”陕西省渭南市合阳县宣教部孙主任告诉记者,关于具体信息,目前还将进一步调查。

据了解,目前善和传统文化教育基地有4位老师,10位学生。这10位学生在同一个教室里学习相同的内容,最小的10岁,最大的18岁。

来源:未来网

原标题:让8岁学生“认罪”,事情大在哪

睡前聊一会,梦中有世界。大家好,我是党报评论君。

上学时,同学之间起冲突,最怕的是三个字:“你等着”。话虽短,却在人心里埋下了一根“恐惧的稻草”。“等着”是什么意思?要等到什么时候?会发生什么情况?的确,有些事情如果不说清楚,而是抛出一个极为简单的“判词”,就让人没底了。

这几天,“有多大事”四个字,同样让人心里没底。事情是这样的:贵阳某学校一个8岁的孩子,被认为偷了笔,班主任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录制了“认罪”视频。家长难以认同,找老师和学校协商,引来当地媒体关注。当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当地教育局工作人员时,他们回应道,“就算没拿东西,就算老师冤枉他了,又有多大事啊?”此话一出,语惊四座。

每句惊人之语都是在击打人心。就像此事,虽然在一些事实细节上尚未清晰,如孩子是偷笔还是拿起来看一看、老师是强行认定过错还是有理有据、学校的回应处理是否偏颇,等等。但有一点再清晰不过了,那就是包括老师在内的相关教育工作者对待孩子和教育一事上,方式简单、态度敷衍。可以说,击中很多家长心中最柔软之处的,不只是这句“雷语”,而且是教育过程中的“简单思维”。 

教育旨在让人成为“更好的人”。这首先要求教育工作者是“足够好的人”,学为人师、行为世范,才能真正成为“灵魂的工程师”。今天,当人们越来越重视高质量教育、越来越为教育竞争而焦虑时,一些看似不严重、不经意的表达方式、处理手段,都可能让孩子留下阴影、让家长耿耿于怀。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应对教育难题,老师、学校和教育主管部门就要畏首畏尾、缩手缩脚,而是不该简化复杂问题、忽视简单问题。必须看到,教育有两个维度,一个是“复杂度”,一个是“深度”,单凭一架梯子就想攀登教育高峰,恐怕一不小心就会跌落、摔伤。

办教育就是谋未来,但不是简单勾勒,而是系统描绘。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从幼儿园虐童到补习班“乱象”,从“择校热”到“学区房”,从不能输在“起跑线”到全家上阵“跑步前进”,教育焦虑每每都能成为社会的痛点和焦点。正是因为敏感脆弱又备受关注,教育才牵动着孩子、家长和教育工作者的心,也才必须要求各方都能在畅通配合与友善沟通中实现教育效果最优化。这件事也警醒我们,是时候摒弃“简单思维”了,更是时候让教育进一步科学化、规范化、法治化了。就像有专家提出的“六顶思考帽”,白色代表中立客观、绿色意寓生机勃勃、黄色象征乐观肯定、黑色指向怀疑批评、红色表达直觉感受、蓝色负责控制调节。教育作为系统性工程,在此过程中如何给自己戴好“思考帽”,同样值得深思。 

有人说:“要发现你是否错了,最快捷的方式就是把你所相信的讲出来。”我们相信,中国的教育会在伴随阵痛中不断成熟;我们相信,譬如“有多大事”的简单思维会没有市场;我们相信,包括教育在内的各个领域,都能在各方齐心努力中得到发展;我们相信,一个拔节生长的中国会给人们带来美好生活……但请勿忘,对于中国教育、对于中国发展,你、我、我们不是“客人”而是“主人”,都需要为之奋斗。

这正是:人生路上走,教育是为先。上好每一课,简约不简单。

原标题:广州天河3名工作人员掉入污泥消化池 致2死1伤

新京报快讯(记者潘佳锟 唐瑶)今日(10日)晚间,新京报记者从广州市天河区安全生产监管局处获悉,当天下午,市水投集团在棠下涌的一体化污水处理设施发生了事故,3名工作人员维护污水处理设备时掉入污泥消化池,造成2死1伤。事件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19时45分许,新京报记者从广州市119接警工作人员及天河区棠下派出所证实,当天下午2点多,有人掉入天河区棠安路附近一处排污道泵井中,目前救援工作已经结束。

广州市天河区安全生产监管局通报称, 3名工作人员坠池后,市安监局及天河区相关部门迅速到场开展救援工作。经核实,该设施由市水投集团委托广东鑫都环保实业有限公司进行实施和运营。3名工作人员已救出,并送往医院抢救,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另1人生命体征基本平稳。目前,事件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将根据调查结果依法严肃处理。

原标题:探访“:职务犯罪不能进

红星新闻4月9日报道,近日,一则视频被网友疯狂转载:为了进入上海提篮桥监狱新岸艺术团,小偷不惜花10年时间偷盗并引导警察抓捕,他说“在人民广场卖唱都是匆匆过客,监狱可以提供舞台,到了监狱以后画上一个圆满句号”。

随着这段视频的走红,提篮桥监狱“新岸艺术团”火了。

在网友戏谑小偷“有梦想”的同时,上海监狱微信公号发文强调“监狱组建艺术团的目的不是培养明星、艺术家”,“认罪悔过是前提,改造思想是核心”。

提篮桥监狱三监区监区长丁俊告诉红星新闻:“新岸艺术团永远坚持改造第一的原则,艺术团是艺术矫治的一种形式,不可能让犯人有光环。”

新岸艺术团不是所有的犯人都能够进入,其有严格的审核机制,而认罪悔过永远排在第一位,只有评级达到标准,犯人才准许进入艺术团。

艺术团成员在练习。提篮桥监狱供图艺术团成员在练习。提篮桥监狱供图

丁俊告诉红星新闻,提篮桥监狱还有木雕、绘画、报刊、设计等工作室,“新岸艺术团只是提篮桥监狱艺术矫治的一部分。”

艺术团为改造而设,进入需层层严格审查

每天早上7点30开始,在提篮桥监狱三监区顶楼,新岸艺术团准时开始排练。顶楼空间不大,通常有21人站成两排,对着两个钢琴手。洪富友站在中间指挥。

洪富友两只手抬起,钢琴声起,合唱跟着起。他激情满满,眼神不停转动,双手不停上下摆动,以指挥和声、两架钢琴的停止和进入。到了高潮阶段,他攥住拳头,歌声立即高昂起来。等他的手再次放下,一曲终了。对面监区铁窗前一直有服刑人员观看。

这支合唱队伍的成员均来自提篮桥监狱服刑人员,包括指挥和钢琴手。干警如果听到合适的歌,就带给他们,如果他们有感触就改编一下,歌词也自己换掉。最近,他们正在排练《我们不一样》,歌词被改得更加符合他们自身遭遇:“我们不一样,每个人都经历过的低迷,我们在这里,筑生命新堤。”

艺术团成员在练习。提篮桥监狱供图艺术团成员在练习。提篮桥监狱供图

新岸艺术团始建于1985年,脱胎于提篮桥监狱内定期举办的文艺活动。新岸艺术团都是由提篮桥服刑人员组成,从建立之初,艺术团的核心就是用艺术矫治的手段来改造服刑人员。目前,艺术团有40名成员。

艺术团为改造而设,进入也需要层层严格审查。“如果是职务犯罪,即有级别的领导、干部,无法进入艺术团。如果罪犯被媒体曝光,给社会造成恶劣影响,同样无法进入。”提篮桥监狱三监区监区长丁俊告诉红星新闻。在新收犯人分流到各个监狱时,干警有意挑选有艺术方面特长的人进入艺术团。随着时间推移,提篮桥监狱会对犯人进行评级来认定犯人的行为规范、认罪悔罪态度,改造评估合格,但没有基础,同样可以进入艺术团。

一段时间之后,再次进行考核,人员进进出出,直到稳定。

艺术团成员在练习。提篮桥监狱供图艺术团成员在练习。提篮桥监狱供图

提篮桥三监区副监区长黄骏说,艺术团的表演形式多样,主要有合唱、相声、小品、乐器演奏等,女子监狱分出去之前,还有舞蹈。目前,最受欢迎的形式就是大小合唱,一般有24人左右表演,“表演的时候更有感染力,情绪释放效果更好。”黄骏告诉红星新闻。

对于网络上关于监狱艺术团可以“圆梦”和“舞台表演带光环”的问题,丁俊坚决否认这一点:“艺术团的设立是为了让犯人更好改造,达到‘刑期变学期’的目的,让他们更自觉,心态更平和,降低甚至根除违法犯罪可能性。明星光环是绝不存在的。”

“艺术团让我有时间静下来思考”,有犯人写剧本想出狱拍成电影

洪富友今年62岁,2002年来到提篮桥监狱,便进入新岸艺术团,他将在两年后刑满出狱。

洪富友之前在江苏歌舞剧院工作,后来下海经商。后因非法集资7个多亿被判死缓,来到提篮桥监狱。在一次纳凉演出中,他唱了《北国之春》和《驼铃》,被监区领导注意,调入现在的监区,进入新岸艺术团。“我之前听说新岸艺术团,只是向往,能够进入对我来说是‘非常事件’。”洪富友说。

监狱演出。 提篮桥监狱供图监狱演出。 提篮桥监狱供图

将近20年,洪富友5点半起床,洗漱、打扫、如厕,7点吃饭,7点半开始集训,直到10点半。下午1点半到3点半集训,结束后接受教育、改造,晚上看新闻,然后夜间8点半休息。

现在除了干警,很少有社会上的老师教他们声乐,洪富友有基础,他便教给成员一些专业知识。艺术团还有一个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的学生,他和洪富友合作改编甚至原创了很多歌曲,他在艺术团弹钢琴,认为“在改造中从事自己喜欢的东西,很高兴,改造也更有积极性和动力”。

洪富友说,艺术团里的成员一般刑期较长,7年以上,“我们在这里24小时呆在一起,能够集中时间学习一种乐器或者技术,并且学会。”他的儿子看过他的汇报演出,演完他往台下看,儿子对他伸大拇指。

监狱演出。 提篮桥监狱供图监狱演出。 提篮桥监狱供图

洪富友在提篮桥监狱算是“老人”,但他说“20年来在监狱里撑下去有两点很重要:每天把自己当新犯人,每天都适应环境,保持警惕和惶恐;多看别人优点。”

“大墙内大家都一样,在同样的框架下,你跑不出去,大家的目标和梦想也很一致,就是回归社会。你能有什么光环?这光环的说法没有意义。”洪富友说。

还有两年他就出狱,他在把自己的经历写成剧本。“艺术团生活让我有时间静下来去思考。刚进来时我会不服气,后来想想那是不懂法。现在我想把这些故事写下来,给别人警示。”洪富友告诉红星新闻。

“艺术矫治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监狱还有别的改造工作室

丁俊告诉红星新闻,在对犯人的艺术矫治中,主要是为了让其心态平和,转移他们的注意力,最后达到改造犯人的目的。

“艺术矫治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将思想表达融入到艺术中再传达给犯人。比如内部汇演时,合唱很能感染坐在下面的观众。暴力犯罪容易走极端,但是艺术能够改造心态,比如我们还有木雕工作室。”丁俊说。

上海市提篮桥监狱。 图片来源于红星新闻上海市提篮桥监狱。 图片来源于红星新闻

丁俊告诉红星新闻,在监区,有明确的监规纪律,明确他们什么不能做,骂人、打架、违禁物品完全被禁。“艺术矫治就是让他们进行兴趣转移,将注意力从我们禁止的事情上转移到艺术上。这是一种内心调试。说得更广一些,犯人在这里很容易想家,担心家人不能原谅他们或者妻子离去,艺术也是为了能够让他们平静下来。”丁俊说。

除了新岸艺术团,提篮桥监狱还有别的工作室,红星新闻在参观时,有服刑人员在用一只细细的毛笔画青蛙,有人在阅读内部报刊。他们的木雕工作室叫“雕刻时光”。

服刑期间,洪富友写了很多歌,其中有一首来自服刑人员的诗,读了之后他不停流泪,其中有两句:夜里我就随着/丹桂摇摇摆/见到月亮我就会哭出眼泪来。(文中洪富友为化名)

       来源:红星新闻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